教师代表沈立岩在2019届博士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30 16:21

  今天无疑将成为2019届博士生同学们终生难忘的一天,经过上千个日日夜夜的刻苦学习和勤奋工作,你们终于“修成正果”,荣登世界范围内国民教育的最高级别,我荣幸地代表全体博士生导师,向你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特别值得祝贺的,是你们在南开大学建校百年这个极为特殊的年份完成了自己的博士学业,其象征意义实在非同寻常。

  据说研究生占中国人口的比例为0.5%,而博士生在研究生中的占比则仅为1/10,这样算来,你们已经足够优秀了,完全可以向你们的亲朋乃至子孙们夸耀了。但是,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满足于此,因为我们还有比这更为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

  几天前,我看到一则新闻,继华为之后,美国商务部又将中国5家科技公司列入“实体”名单,据说这5家科技公司里有4家或与中科曙光研发国产X86CPU(中央处理器)有关联。这类消息我们已经开始司空见惯了。它们在不断提醒我们,中国的科技原创力还没有达到值得夸耀的程度。

  我们不是理工科博士,对于这些新闻可能有些隔膜,但是,作为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者和从业者,我们不会不知道在文化和社会领域我们同样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有人说,中国在过去500年间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几乎为零。我不知道这是用怎样的一种标准和方法计算出来的,但是我知道,在我们作为基本原理、主导观念和方法论依据所引证的各种思想中,现代中国人的名字的确很少出现。这个事实提醒我们,我们在社会科学、人文学术方面的原创力确实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这,就是挑战所在。

  雅思贝尔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提出了所谓“轴心期”的说法,认为公元前800年-200年之间或公元500年前后,人类文明在中国、印度和西方,几乎同时出现了文化的突破。关于中国,他提到了孔子、老子、墨子、庄子、列子和诸子百家,并把他们与释迦牟尼、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柏拉图这些为各民族人民引以为傲的名字并列在一起。我注意到,雅思贝尔斯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对于我们来说,轴心期成了一个尺度。在它的帮助下,我们衡量各种民族对整个人类历史的意义。”我常常禁不住联想,假如没有孔子、老子和诸子百家,在雅思贝尔斯的心目中,我们中国人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是不是也可以归零呢?我们应该庆幸,尽管我们不是阿Q,不会拿我们祖上也阔过之类的话来安慰自己,但是我们完全可以自豪,因为孔墨老庄这些伟大的思想者的确为我们这些华夏子孙赢得了永世不灭的荣光!

  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荣光耀于后世,光荣则归于前人。如果说我们此前几年的任务,就是写出一篇合格乃至优秀的博士学位论文的话,那么我们今后的任务,则是要写一篇更大的文章,这是一篇在世界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做出原创性重大贡献的文章。为此,我们还需要不懈地努力和奋斗!

  “四方有羡,我独居忧。人莫不逸,我独不敢休”,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位无名诗人在《诗经小雅十月之交》中写下的诗句。它体现出一位清醒的知识分子内心深处无法熄灭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这是我们无比宝贵的精神遗产。这种视国若己的社会责任感和朝乾夕惕的忧患意识,也沉淀在“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南开校训和刚毅坚卓、愈挫愈奋的南开精神之中。作为南开人,我们理应继承中华先哲乃至南开精神赋予我们的宝贵遗产,做出符合我们作为华夏子孙,作为南开人,作为占我国人口比例0.05%的精英分子这种特定身份所应有的贡献!

  我愿以叶嘉莹先生的一首词《浣溪沙为南开马蹄湖荷花作》与大家共勉。叶先生以传播中华诗词、复兴中华文化为毕生梦想,她在词中说:

  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荷花凋尽我来迟。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为这个伟大梦想的实现做出自己的贡献。

  最后,再次祝贺同学们!祝同学们和你们的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幸福,事业有成,前程似锦!